首页  »  电影影评  »  猎奇、怪诞、邪教,家庭剧慢慢变成恐怖故事

    猎奇、怪诞、邪教,家庭剧慢慢变成恐怖故事加载中

    今天来聊一部由捷克、荷兰、拉脱维亚三国合拍的冷门新片。

    影片乍看一副“性冷淡”的欧洲文艺片画风,实际上故事既高能又惊悚——《某种寂静》。

    片中女主名叫米莎,经由劳务中介公司的引荐,来到异国小镇做保姆。

    她的雇主一家乍看温文有礼,属于有钱有教养的中产阶层,还让她搬进别墅里同住。

    但事实上,这对夫妇理性中透着古怪,充满了变态控制欲。

    女主人上来就给米莎改名米娅,还拿出“家规”要她当场签协议,否则便不能留下。

    协议中大到保洁工作安排、家庭日程时间表,小到洗碗布颜色,都有明确规定,稍有违背就会被解雇,龟毛到了极点。

    男主人表面上钱多心善、出手大方,喜欢送人礼物,但转过身就要米娅将身份证、护照等证件,统统交给他来保管。

    在下班后的休息时间,他还强行要求米娅出席宗教派对,借此机会和她谈心。

    而夫妻俩10岁大的儿子塞巴斯蒂安,同样不是省油的灯。

    他在人前乖巧懂事,其实内心充满暴力倾向,还故意砸烂了女主的笔记本。

    但对此,女主也只能忍气吞声,每天照常接送他上下学、打网球。

    经过三周的试用期,由于和塞巴斯蒂安相处不好,她眼看就要被遣返。

    后来在中介员工的求情下,雇主夫妇才决定再给女主一次机会。

    于是,为了和塞巴斯蒂安变得亲近,女主拿出了做朋友的态度。

    她冒着迟到的风险带他去海边放风,俩人玩得乐不思蜀,就这样慢慢打破了隔阂。

    但没想到,眼见儿子在女主面前变得开朗起来,雇主夫妻却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某天夜里,女雇主突然把女主叫到卫生间,让她用藤条抽打塞巴斯蒂安,美其名曰“爱的教育”。

    这番操作让女主不明所以,因为相持不下,她当场表示辞职不干,并离开了雇主家。

    但没过几天,女主就因为遭到商场保安的搜身,再次差点被遣返。

    她不想一事无成地回家乡,又不能天天风餐露宿,只好向前雇主低头,重新回去当保姆。

    而在此之后,在现实的逼迫下她渐渐放弃原则,沦为听命行事的提线木偶。

    影片的画风也急转直下,变得愈发诡异起来——

    除了每天用藤条上演“爱的教育”外,女主还跟雇主夫妇达成协议,彻底融入了这个家庭。

    随后,她加入了雇主所在的宗教社区,与社区里的男青年定期约会。

    在接受身体检查后,她像完成任务一般,在规定时间内与对方滚床单怀孕。

    由于表现顺从,女主人还将女主介绍给了身边邻居,帮他们“教育”孩子。

    在面对塞巴斯蒂安时,女主也再没有了曾经的友好,经常抽打到藤条开裂。

    结果有一天,塞巴斯蒂安猝不及防地捅伤了女主,使她当场昏迷过去。

    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社区医生包扎好伤口,行凶者则不知去向。

    原来,在事发后,雇主夫妇直接弃养了儿子,然后接回了另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孩。

    他们仍然愿意将这个男孩,交由女主管教。

    而且为了确保类似袭击事件不再发生,夫妻俩还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监视着家中的一切,直到当地警察突袭了这个邪教般的社区……

    相信大家看到这里,都会感到匪夷所思——又是体罚又是弃养,还把孩子当商品以旧换新,难道这对父母没有心吗?

    事实上,片中最怪诞离奇的剧情,都取材自现实中的“十二部落”邪教团体。

    这支邪教起源于1970年代的耶稣运动,以宗教社区内的精神控制闻名,目标是培养144000名处男,为基督的二次降临铺路。

    他们要求信徒放弃个人思想和财产,每天在社区掌控的生物农场、咖啡店、家具及建筑业工作16小时以上,跟奴隶没什么差别。

    更可怕的是,他们还通过实施体罚的方式,将精神控制用到下一代身上。

    直到2013年9月,德国警方突袭了十二部落的两大社区,从中解救了四十多名孩子,才逐渐将这个邪教的真面目揭露出来。

    不过,《某种寂静》虽然以此事件为素材,却并没有兜售奇观,或是拍成苦大仇深、除恶扬善的纪录片式电影。

    作为捷克导演霍格内尔的处女作,本片通过一个外来保姆的视角,揭开“十二部落”的诡异面纱,展现的是人们被洗脑和驯化的过程。

    片中所构建的反乌托邦式社区,看上去平静有序,实际上阴暗可怕,很容易让人想到《逃出绝命镇》里,用黑人续命的白人至上小镇。

    两部作品都通过匠心独运的视听语言和诡异的人物状态,营造出了阴森压抑、令人窒息的恐怖氛围。

    尤其是今天聊到的《某种寂静》,多采用固定机位拍摄和对称规则构图,场景和服装色调也基本是黑灰两色,表现出机械冰冷的异教思想对人性自由的压迫和禁锢。

    片中雇主对孩子的体罚式教育、对女主的洗脑和驯化,又让人联想到兰斯莫斯执导的惊悚片《狗牙》。

    那部电影讲的是一对极品父母,把三个孩子像狗一样圈养在家里,并通过洗脑教育和精神控制,长时间让他们对墙外世界一无所知。

    而在《某种寂静》中,社区里的孩子们,也完全被当做用于宗教目的的产品对待。

    他们被夺去个性和情绪,变成制服背后的那一个个编码。

    最令人感到扭曲的细节是,塞巴斯蒂安在捅伤米娅之后,面无表情地回到家里,还不忘用蓝色洗碗布擦拭刀具并放回抽屉。

    在这个社区中,不光孩子受到病态约束,作为信徒的成年人连吃饭、睡觉、滚床单也都要掐点完成,想想都觉得无比恐怖。

    就连女主一个外来的“正常人”,也在这样病态的环境中,迅速走向了崩坏。

    她从一开始的不理解、拒绝,到妥协服从、融入其中,再到后来警察端了社区,她仍然执迷不悟地作伪证……整个变化过程堪称触目惊心。

    在片中,导演借由女主体罚孩子的三段重复性情节,来呈现她的心理异化。

    第一次她断然拒绝,当场暴走;

    第二次她妥协接受,内心纠结;

    但第三次,她却已经泰然自若,既丧失情感也停止了思考。

    这个转变同时对应着女主衣服从红到灰的颜色变化,让观众看到体制与规则对人性的驯化过程。

    事实上,影片在开场就抛出了米娅接受询问的场景,然后才是她被雇佣当保姆,一步步揭开宗教洗脑的背后真相。

    最后,当字幕揭示如此诡异的情节竟然改编自真实事件时,更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但显而易见,这样的故事并不局限于异教团体。

    现实中,权力边界的模糊与滥用,同样可以让体制规矩、社会契约、公序良俗,变成驯化人性的工具。

    而一个真正健康的社会,应该能够容忍不同个性的存在。

    对于家长来说,当我们把子女教育成千篇一律的“优秀模样”,当我们用惩戒的方式让孩子变成莫得感情的学习机器,当社会个体通通变成遵守规矩的提线木偶时,这种驯化换来的“寂静”,才是最让人感到恐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