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影评  »  韩国有《釜山行2》好莱坞《花木兰》,国产片

    韩国有《釜山行2》好莱坞《花木兰》,国产片加载中

    2020年的中国电影还会有自己的奥利给时刻吗?

    在全国影院开业有确切消息之前,一切只能是悬疑。

    多方信息显示,影院6月复工的局势,又变得不明朗起来。Variety报道,内地影院即将复工,《星际穿越》有望成为率先复映的影片之一,但具体日期呢,没任何确切消息。

    当越来越多的城市允许人们在一些场合摘下自己脸上的口罩,影院的大门,依然不知何时才能打开。对于观众来说,上次坐在电影院,把身体埋进黑暗里,投入大银幕的光影世界,已经恍如隔世。

    对于从业者而言,则意味着必须开始走上街头摆起地摊。

    而在许多国家,电影院,正重新热闹起来。

    远的,北美,华纳和导演诺兰多次公开表态,称《信条》在美国会按原计划7月上映。

    迪士尼CEO在接受采访时确认《花木兰》将按照计划在7月24日北美上映,并表示“相信观众对院线电影有很大的积压需求”。

    近的,日本,从7月份开始,包括长泽雅美《母亲》在内的非撤档新片已经确定档期,而在疫情原先较为严重的东京,从6月5日开始,之前关停的11所东宝影院全部复工放映新片。

    还有韩国,除了大批重映影片之外,包括《釜山行》续集《半岛》、刘亚仁《活着》、《胜利号》等多部大片都已经瞄准暑期档上映。

    不用说,片源问题,是影市复苏的一大关键,之前多项线上调查都显示,网友认为“等到有好电影上映才会去支持”。

    但影市复工情况仍具较大变数,也造成了国内多数片方的按兵不动。

    可是国内影院终会重开,那么到时谁来为中国电影2020喊出第一声奥利给?

    或者这么问:在2020中国影市的危急时刻,谁敢为中国电影,第一个站出来?

    影院再不开门电影人都去练摊了?可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

    练摊,大概率将成为2020中国电影人,至少是影院人的关键词。

    1月23日,春节档7部电影集体撤档。

    1月24日起,全国大部分电影院等公共场合暂停营业。

    电影上不了,影院关门了,剧组停工了,连锁反应出现——这个产业的上中下游,一起停摆。

    镁光灯下的群星,当然不愁。

    可镁光灯没照到的99.99%,却很快遭遇了人生的至暗时刻。

    这几个月,即使是普通人,也听说了许多影视公司、影院关门破产、裁员降薪等等新闻,更别说身处其中的电影人,一边期待影院重来,一边考虑为了生计而转行。

    影院停摆现已进入到第135天,在中国香港,还有古校长牵头+自掏腰包,给基层电影人发9000元支票,内地数百万影院从业者领着1000出头的月薪,朋友圈开始流传这样的呼号——

    最初人们听到的影院复工版本还是6月中旬,转眼又推至7、8月。电影人的希望之火一次次燃起,又一次次被扑灭。

    当不少人还停留在摆地摊的“口嗨”阶段,许多电影人已迅速在街头把地摊支了起来。

    没去练摊的业内人士告诉笔者,复工后的片单、拷贝、密钥都已经就绪,只待一个通知,影院便可正式开业。但现在他们已经把希望,放在了10月的国庆档。

    现在的问题是,巨大的房租和人工压力下,就算影院能撑到七八月,最关键的依然是观众是否会走进影院,真正解影院的燃眉之急。

    想要影院复工后影市迅速重启,那就要真正拿出新片来,推动整个影视链条复苏。

    但现在看来,影市正在陷入一个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困局。

    官宣将在2020暑期档公映的《封神三部曲》以及《拆弹专家2》《赤狐书生》等,目前还都没有铺开宣发。

    说到底,大家都在等。

    恢复公众消费信心需要一个漫长的周期,任何近期上映的新片,不仅电影宣发疑将会面对更大的挑战,复工后一定时间内,隔行隔座、预约观影、定期消毒通风等防控措施也会对上映电影的排片及上座率等数据产生影响。

    除此之外,很多观众可能仍对电影院等空间密闭、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有所警惕,拒绝到电影院观影。

    片方想的是,如果短期市场难以恢复,影片上映的收益可能折半,甚至更惨,所以大家都希望等大盘恢复到一个较为满意的水平后再入市。

    但越是等,影市复苏时间就会更长,最后可能变成恶性循环。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谁愿意做那只第一个下蛋的鸡?

    《霸王别姬》横扫韩国票房之后,全球电影院接下来会放映哪些大片?

    别急着看国内,先看全球市场。

    比如韩国,作为亚洲疫情爆发时间最早的地区之一,2月以来的韩国电影业也经受了巨大的冲击。4月,韩国本土票房甚至创造了有史以来的最低数字,全月仅售出了约97万张的电影票,而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为1330万。

    但随着防疫态势的向好发展,韩国的院线也终于迎来了小规模复工。

    4月以来,包括《霸王别姬》《爱乐之城》《复仇之联盟3》等老片重新上映,其中重映的《霸王别姬》在上映首周击败不少新片,获得了近2万观众的支持,挤进了一周票房榜前4的位置。而《复仇者联盟3》等已经上映多周的影片证明,经典老片对观众仍有着巨大吸引力。

    这个6月,韩国电影院将迎来疫情之后的首波新片,率先上映的,是金武烈、宋智孝主演的《侵入者》。

    重头戏,则是定档七月的《釜山行2:半岛》,当年的《釜山行》曾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映,拿下1.4亿美元票房。《釜山行2》没有《釜山行》的角色,讲述是《釜山行》的故事结束四年后发生的事情。

    虽然导演当年压根没有想到《釜山行》会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一直后悔把孔侑扮演的男主角石宇给写“死”,但影片在韩国电影网站的观众期待度还是很高,上万人为这部电影点赞,只要口碑扛住了,极有可能重振韩国影市。

    北美影市,则有诺兰的《信条》和《花木兰》。

    有华尔街分析公司做出预测,北美2020年度票房收入将比去年直接腰斩,从2019年的114亿美元下降到55亿美元——降幅高达52%。

    不乏电影公司将重头片移到线上,比如华纳兄弟刚刚就在不久前把新推出的动画电影《史酷比狗》在旗下的HBOMax平台上线,而迪士尼影业的《汉密尔顿》和《阿特米斯的奇幻冒险》也将分别于7月3日和12日登陆Disney+平台。环球影业也将《魔发精灵2》和《斯塔顿岛》等影片也选择进行线上发行。

    《信条》如果能如期上映,无疑要归功于诺兰的坚持。

    而一旦《信条》按期上映了,接下来的《花木兰》还会远吗?

    除了好莱坞的《花木兰》,国产片谁敢为中国电影第一个站出来?

    结合海外经验,国内影市重启,要经过三重门。

    第一重门:开张。这部分依赖的,一定是老片。

    事实上,从韩国到北美地区的影市复工,基本都是依靠老片与重映影片给市场预热,也取得了不错的表现。

    就国内而言,卡神连续4次跳票,随后的4部续集也依次顺延的《阿凡达》系列第一部,已经被许多影迷列为重映必看。

    传说中的《星际穿越》,资深技术宅诺兰精雕细琢的创造力,兼具视觉、哲思、人情于一体的科幻史诗,一旦复映,许多科幻迷,必定安排上。

    更不必说,在各国影市复苏中都立下汗马功劳的《复仇者联盟》3、4,以及《指环王》系列。

    经典,拼的就是可以预期的观众缘。票价低、100%分账的重映影片是复工初期回血的关键药引。

    第二重门:重启。

    虽然,去年好莱坞影片占内地票房大盘百分比已经降到了35%以下,似但考虑到暑期档国产S级大片的缺失,暑期档进口片票房占比基本可以肯定会重新超过50%。

    而《信条》《花木兰》《神奇女侠2》等片能否如期公映并顺利引进,则关系到内地暑期档能否逐渐回血。

    第一个登场的,很可能是它——原本计划2月上映的《1917》。上月中旬发布了特别回归版海报——“相约影院,依旧一起”,这部获得奥斯卡奖提名并斩获金球奖最佳剧情片的影片,也大概率成为国内观众看到的第一部新片。

    按北美档期,接下来首先登场的会是诺兰执导的动作大片《信条》,影片内容仍严格保密,媒体猜测影片的故事可能与超弦理论或量子干涉有关。秘密,就藏在英文片名里——《TENET》:回文。

    不管顺序还是倒序都是同一个词。

    这究竟预示着时空穿越?还是量子危机?希望这个悬念,能推着影迷走进影院找出谜底。

    接下来,刘亦菲主演的电影《花木兰》,在中国台湾的最新档期公布,将于7月24日同步北美上映,内地能同步吗?

    早前,一组《花木兰》试镜视频刷屏网络。

    蓝盈莹、尚语贤、张艺上、杨采钰,甚至,窦靖童,但迪士尼最终还是选择了刘亦菲。

    首映后有外媒给出好评:“刘亦菲像是一个真的迪士尼公主!”

    《花木兰》无疑刘亦菲近年转型最下功夫打的一场硬仗,对内地影市来说,也是。

    再来,寡姐终于等来的自己的个人电影——《黑寡妇》,将补足她在复联宇宙之外的,不为人知的过往。

    与寡姐棋逢对手的DC《神奇女侠2》,这次的女侠,更酷,更绚。

    就看两位女性超级英雄,能不能把内地影市砸开。

    年底压轴的,大概率是丹尼尔·克雷格的第5部007电影——《007之无暇赴死》,也是他的最后一部。制作成本高达2.5亿美元,一举打破《007:幽灵党》的纪录。

    票房也能破记录吗?

    这些好莱坞电影,无疑关乎观众信心的建立,也能对观众带来强大的吸引力,但风险同样巨大:一是能否如期上映变数太多,甚至北美疫情是否在秋冬重来,也会影响影片上映。

    二是即使影片如期上映了,已经遭遇审美疲劳的好莱坞影片,依然不足以完美复苏影市。

    最关键的,还是第三重门——重返巅峰。

    而要完成这个任务,只能靠国产片自己。

    目前来看,8-10月的档期基本确定安全,片方已经完全可以有定档动作了,尤其是对于准备定档国庆档的影片来说,提前定档、发布物料、宣传营销都十分重要。谁先出手,谁就能获得热度上的红利,并带动整个电影市场的信心,问题在于,谁最有可能破局?

    首先是“留级”的春节档选手。

    作为春节档头号种子、史上热度最高的影片,《唐人街探案3》已经官宣无法赶上2020暑期档,但仍将选择“大档期”,问题是,会是今年国庆档,还是明年春节档?

    作为陈思诚唐探系列的第三部,延续前作喜剧+破案的元素及王宝强和刘昊然的反差组合,并将故事主阵地移至东京,加入了妻夫木聪、长泽雅美等日本知名演员。

    陈思诚的野心,注定是破纪录,可既然无论把影片放在任何一个档期,都可能成为领头羊,那么尚在恢复阶段的国庆档,能承载陈思诚的野心吗?

    如果救市的不是《唐人街3》,会是谁?从国庆档氛围看,更可能上映的,应该是《夺冠》和《紧急救援》。

    陈可辛执导,巩俐、黄渤、吴刚、彭昱畅、白浪等主演的这部体育题材大片,同样将有现象级的票房潜力,一旦在国庆档激发起观影情绪,配合顶级的口碑,该片依然有可能创造30亿+的票房奇迹。

    而林超贤“行动”系列力作《紧急救援》,凭借扎实的动作场面和观众期待已久的视觉奇观,也有可能拿下15亿+的票房。

    别忘了,还有成龙大哥的《急先锋》,虽然“拼命三郎”的接力棒,似乎交到了剪寸头的杨洋那边,但看物料,似乎这一次,成龙电影终于回到了最基本的成龙模式,那么15亿+票房,就绝对不是痴人说梦。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年度票房种子选手,会上吗?

    比如,2020年的头号种子——改编自明代神魔小说《封神演义》和南宋话本《武王伐纣平话》的《封神》三部曲,总投资额将达到30亿元,制作时间跨度9年,仅搭建影片重要场景之一的龙德殿就耗费了35000个工时,《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将《封神》剧组称为“一个中国电影人都该去看看的工业剧组”。

    这部集合了陈坤、黄渤等群星大片完全可能再次打破国内电影票房天花板,但问题也在于此——片方舍得在这时候,把杀手锏使出来吗?

    另一大种子选手——港片。

    头号种子——古天乐的动作科幻电影《明日战记》,耗资4.5亿港元,前期筹备历经3年,拍摄6个月,后期制作1年多完成。

    这一次,天下一老板古天乐使用了最稳健港片组合——古天乐、刘青云、张家辉。

    渣渣辉,就是大反派天幕。

    豆瓣短评第一写着,希望这个能打破华人科幻电影的魔咒。行不行,看古校长的了。

    搞大场面,别忘了陆川的奇幻动作大片《749局》。灵感来源于陆川在749部队工作的一段经历,主演包括王俊凯、苗苗、郑恺。聚焦超自然现象,剧组去了北京、重庆、白银等多地,甚至还有重庆的核军工基地,能不能一雪前耻,陆川该交卷了。

    同样要交卷的,还有老谋子。

    手里握着两部大片,一部——雷佳音、周冬雨、邓伦、张国立、于和伟领衔主演的公安题材影片《坚如磐石》,一部“当代反腐大片”。

    一部谍战片《悬崖之上》,主演,依然靠谱——张涵予、张译、秦海璐,以及,铁打的于和伟。

    很明显,相比张艺谋过去的作品,这两部影片更为商业化,老谋子近年的票房瓶颈能不能破,看这回。

    最后,是又一篇命题作文——去年国庆档《我和我的祖国》轰出30亿+之后,《我和我的家乡》来了。

    这一回,张艺谋总监制、张一白总策划、宁浩总导演,导演还包括陈思诚、俞白眉,据说,网罗了当下所有的一线喜剧演员,主打的,也是喜剧。

    要是这个国庆档真能让观众都笑出来,中国电影也就笑出来了。

    全年200亿大关?2020年中国影市就看国庆档了

    2020年中国影市到底将交出怎样的答卷?

    4月底的时候,国家电影局曾提到本年度中国电影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但,那显然是基于当时的形势。

    2019年,中国电影总票房突破了627亿。现在看来,中国电影市场全年一个最现实的目标应该是——200亿。

    许多业内人士认为,疫情之后院线乃至整个电影产业恢复至常态,至少需要2-3年时间。

    利空是长期的,而迫在眉睫的问题是:中国电影2020会失去什么,又能留下什么?

    首先,暑期档肯定失去了。

    暑期档泛指暑假及前后时间的电影档期,受众目标主打6-22岁的学生群体,然而随着高考、中考的推迟以及大多数省市暑假时间的缩短,暑期档失去了假期的加持,体量根本无法完整释放。

    从时间推算,我们按照目前网传的7月左右开工做假设,基本可以肯定7、8月,都不会有大体量的国产新片公映。

    复映老片以及过去积压了3-5个月的奥系片、好莱坞分账片会在这个阶段陆续被释放,如果《花木兰》《信条》引进一切顺利,让大盘逐渐回暖,乐观估计一大批国产种子选手会在这期间密集定档,剑指国庆档。

    这也就是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傅若清所说的,“暑期档一定会有一些有体量的影片上映,国庆档会呈现出以往的国庆档期的热潮。”

    事实上,因为今年国庆和中秋档期重合,长达8天的超长假期,也的确能为这个档期创造新的可能。

    毫无疑问国庆档会是今年全年票房最高月,但国庆档预热的时间太短了,就像一个短跑选手还没热身,直接撒开腿就开跑,无论影市被拉高多少,相比去年《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领衔的史上最强国庆,依然可能望尘莫及。

    但如果接下来的影市能够走出以上轨迹,可能已经是2020年中国电影最好的结局了。

    因为要实现以上目标,中国电影除了复工、疫情带来的千难万难,还要打败一个无形之敌——就是舆论的误解与偏见。

    最偏激的,是“灭霸派”。

    理由——“国产电影净是烂片”,“明星片酬高是原罪”,结论:赶紧毁灭吧。

    真的,毁灭就行?那么,全行业从业人员,数十百万计。是不是,也一起毁灭了呢?

    现在说救市,不仅是救的中国电影,也不是今年票房要保多少亿的目标。

    当然,更不是某一些躺着挣钱的明星大腕。

    而是背后整个产业链上的无数普通人。

    那些动辄把毁灭摆在嘴边的人,有没有考虑他们的人生?

    一旦整个影院长期紧闭,背后绝对是千百万的失业人口入不敷出,难以为继。另一方面对于一些中小型影院来讲,即使迎来全面复工,随之而至的还有场地租金、员工工资等难以承担的成本,或许会催生院线的第二波“关门潮”。

    所以,现在中国电影最关键的,绝不是毁灭重来,也不是徐图后记,而是三个字——活下去。

    而现在最需要的,是第一批最先登场的“勇者”,它们的责任,不只是开启电影市场复苏的大门,更是吹响行业的复兴号角。

    中国电影经受过这场灾难,重创已经是不可避免。但至少不能束手就擒。

    从这个意义上说,先站出来的影片不是垫脚石,而是整个市场的急先锋,是一种“勇气”表达,第一块倒向影市复苏的多米诺骨牌。

    只有重头国产片率先定档,入市,普通观众从春节档就开始累积的观影需求,才能在市场恢复后爆发为“观影热潮”,才有影市的彻底恢复,中国电影才有绝地反击的资本。

    大家都捂着手里的好牌,你等我先出手,我等你先救市,哪来影院的人间烟火?

    所以,问题还是那个问题——韩国有《釜山行2》,好莱坞有《信条》《花木兰》,中国电影呢?谁第一个站出来救市?谁能在影院重开后,第一个令中国观众喊出——奥利给!